第66章 《烟花》新曲 (1/3)

烟花四射 西望望 1030万 2022-01-05

第六十五章《烟花》新曲

深秋的的天气既干燥又寒冷,魏帝因秦军大举进攻魏国,人力、物力、外事、贮备……文案上呈报堆积如山,这一段时间忧国忧民心力交瘁,有时整夜难以入眠。

这几日,太子多次提出要兴新政,从军事、政务到皇亲国戚都要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在朝堂之上与陛下及大臣们争执不休。

内忧外患,魏帝回宫后心情不悦,烦躁不安。

内监总管高英高公公看见魏皇脸色越来越沉,正在搜速沽肠之际,想到一事,于是赶紧走近魏皇:“陛下,听说贵妃娘娘又谱了新曲,您要不要去听一听!”

“啊,又有了新曲,怎么没有听她说起呢?”魏皇咪着的眼睛放出了光芒,这一段时间要么政务要么月影宫,已经是很久没有去凤凰阁了,怎么会听她说起呢!

“回陛下,新曲《烟花》!”

魏皇才想起不久前飘雪所说的“烟花”这一新词,不竟哑然苦笑,世事变化无常,现而今已经谱成新曲了。

魏皇的好奇也加大了几分。

莞然自入宫以来,十多年了,宠爱日浓,魏皇对她的情意也只是近期因月影有所改变,但她所弹曲目,魏皇百听不烦,深得他心。总之,莞然又是一个勤免于声乐之人,时不时,自谱新曲,或新悦怡人,或** 澎湃。

在后宫,她向来又是淡泊于人,清心知足,除了弹琴谱曲之外,将她的凤凰阁整治得清新脱俗。

心高气傲,从不与新宠争高低,这一点也让魏皇礼敬三分。

魏皇每次来凤凰阁大多不事先通报,高兴了就来,心情不好时,也是急匆匆而来。

幽静、温和,清爽……这是凤凰阁;蔓妙、甜美、温婉……这是他的贵妃;悠然、美妙、怡人是她的琴声。

“声振林木,响遏行云。”莞然的琴声虽然不至于止住了涛声,常常一扫魏皇心中的烦闷不安。有时似将他大海一般澎拜的** 化为山涧静静流淌的山间泉水,安逸舒适,心平如镜;有时却正好相反,将他安于现状、安享太平、不思进取激发成大浪淘沙般的** ……

高公公一路的跟着,小心的护着魏皇,生怕他有什么闪失,“贵妃娘娘的琴声清悦怡人,真是移不动步子。”

魏皇一脸的专注道:“高英,什么叫仙境,这就是仙境!”

一缕幽然的琴声飘来,魏皇迈着不快也不慢的步子,远眺前方,虽是深秋晚景,远处风景有些惨淡凄凉,树中的叶子已经所剩不多,可凤凰阁却真是干净清爽、清幽宜人,旁边是小桥流水,小溪两边花开如常,再远处一点涛声阵阵。

“陛下,您这么一说,真是更加移不动步子了。”

高英也是声乐大家,造诣高深莫测,对于莞然这个皇贵妃的琴声,自始至终是美言不断,赞誉有加。

魏皇神情有所改变,笑着在后面故意推一把高公公,“一听琴声就移不动步子,朕让你给贵妃准备的赏赐带了没有?”

“陛下,您以前就交代过,每有新曲,都有赏赐!”高公公脸上推着如花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