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花明柳暗 (1/3)

阴间饭 简单的介绍 1272万 2022-02-14

我连续打了十多遍,刘雨禾的电话依旧没人接,我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也没心思在吃东西了,如坐针毡,望着窗外只希望车能开快一些。篮色,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车上是怎么熬过来的,一下车我立马搭车去了以前公司。

因为我并不知道刘雨禾住在哪儿,我得去问问以前的女同事,跟刘雨禾关系好的没几个,我问了一大圈才找到。

我把地址抄在纸条上,别人问我什么我也没心思回答,直接离开了公司。

毫无疑问,现在刘雨禾肯定是出了事,我一边往她家里赶,一边掏出手机给苏涛打了个电话。

苏涛听我说后,让我别冲动,在原地等他们,可是我没时间等了,因为我并不知道刘雨禾的手机,到底是从什么时间开始没人接的,从我发现到现在已经快两个小时了。

我用短信把刘雨禾的地址发给了苏涛,说我必须现在去,让他们快点过来。

一想到昨天晚上刘雨禾哭泣的语调,我心里急的慌。

好在刘雨禾的家住的并不远,我下了出租车狂奔上楼,她家住在四楼,这栋楼都是酒店式的单身公寓,很便宜,也很狭窄。

我上了四楼却傻住了,四楼竟然全是门,足足有十多间,而那个女同事忘记告诉我是哪一间了。

我急的焦头烂额,只能凭感觉往前找,由于住的人太多,房间把光线都挡住了,现在虽然是早上,可依旧显得很昏暗。

好在这里住的应该都是上班族,我一边四处观察,一边轻轻的敲门,然后把耳朵贴在门边听动静,可是我的办法实在太幼稚,整整十多间房,都禁闭的死死的,没有一丝动静。

这时候,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是打电话,这里这么安静,打电话应该能传出来** ,只希望刘雨禾别把电话设成震动。

我拨通了电话捏在手里,开始一间一间的听,终于被我蒙对了

倒数第二间房传来了微弱的响** ,这** 我在公司听见过,现在看来一定是刘雨禾无误了。

我刚往前走几步,电话竟然被挂断了。

我心中一沉,妈的这时候挂电话的一定不是刘雨禾,这说明她房间里有其他人

我屏住呼吸,心里虽然气愤,但是更着急,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刘雨禾。

我收回手机,放轻脚步,慢慢的像房间走去;;

到了门口,我做了一个深呼吸,猛然照准门中心一脚踢了过去,门“砰”的一声响,应声而开。

刘雨禾的房间并不大,屋内光线很暗,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了。

刘雨禾此时正躺在床上,还穿着睡衣,不知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