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兄弟,不哭 (1/3)

双手紧握,回头就是一拳。

拳法凶残,这一拳,崩裂天地,摧毁山河。

空气啪啪一声,没有然后。

陈凡收回尴尬的拳头,咳嗽一声:“刚刚是意外,这一次一定可以。”

“妖魔鬼怪吃我一拳。”

妖魔鬼怪:“……。”你似乎打错人了。

“哎呀,谁偷袭你爸爸。”

想当我爸爸,完蛋了你,小** 。

挽起袖子,给他来一顿强悍的藤条焖猪肉。

接着是疯狂摔打,** 泥土里,** ,** 去,** 。

一顿暴打之后,陈凡放开了手里提着的冰棍。

才看清楚是何人。

气氛,相当尴尬。

白家四少爷怨恨的目光一下子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他复杂的眼神,果然是他搞鬼,我就知道。

哈哈,我太聪明了。

我就知道是这样。

“哈哈。”

“哈哈,我没错,我没猜错。”

“不是那东西缠上我,哈哈,是你,是你,就是你。”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小英雄……,咳咳,我在想什么鬼。

陈凡摸摸他的额头,没有发骚啊。

难道说他变成** 了?

那我岂不是罪魁祸首?

“给。”

不要哭,傻子。

吃一根何首乌压压惊。

不吃,我给你塞进去,不用谢我。

“呜呜呜。”我不吃,我不吃。

不,你想吃。

陈凡三下五除二给他塞进去,满满一口。

一整根何首乌,全部进入他的嘴里。

“乖,吃下去,病自然会好。”

你才有病。

你全家都有病。

白四少扣喉咙,要吐出来。

那是何首乌,那是罪恶源泉。

身体,有变化了。

软下去的地方,竖起来。

他看着自己的兄弟,翘首以待,只是丑陋一点。

上面密密麻麻的伤口还没有恢复。

“你……怎么能……。”

“我……我……。”

“呼呼。”

风声呼啸。

阴冷的气息急促。

似乎,她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想要吃。

女鬼很着急,碰到了两个活人,这是这些年来最开心的事情。

帅哥两枚,不是老头,也不是死太监。

老天眷恋她,实现她的愿望。

吃了他们两个的阳气,她可以更进一步。

自由了。

她要重获自由。

前面,是美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