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路见不平,拔刀砍爸爸? (1/3)

方元六从来么有此刻这般绝望。

轮流折磨,为何你单独喜欢我一个。

我不是你所爱的人,走开。

陈凡举着剪刀,笑眯眯说:“不用担心,该有的总会有,你秘密比较多,我第一眼看到你,知道你不是一个好人。”

在我面前装逼,还要比我白,不弄你,弄谁呢。

老头庆幸自己不是小白脸,还好,还好,老夫我长得磕碜点是有作用的。

爸爸,妈妈,谢谢你们,我爱你。

剪刀一寸寸逼近他的下方,摇晃的小东西竖起来了。

坚挺指着陈凡,仿佛在说,嗨,你好啊。

“你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

方元六摇头,委屈得要哭。

“不,我……我的身体不受控制,我没有,我是正常的男人,我不是那种人。”

两人鄙视眼神继续。

方元六拼命解释:“你们相信我,真的,我发誓,我不是那种人,我很正常,我只对女人感兴趣。”

你们看到的都是错觉,不是真的。

“我相信你。”陈凡问老头:“你呢。”

“我也相信他,他怎么可能喜欢男人呢,他可是男人,对吧,兄台。”

你们话是这么说,可你们的眼神为何如此……奇怪。

“你们相信我就好,谢谢你们,没有你们,我……。”

陈凡举起手:“打住,不要说感动话语,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正常的男人,我想知道的是你有没有其他话要说?没有的话,对不起,我要送你弟弟去见阎王。”

硬起来的小弟弟,软了。

方元六玩味注视老头,你懂得,我是被逼的。

老头威胁道:“我没有隐藏的宝物,你不要污蔑我。”

第一次,我原谅你,第二次,你死定了。

老子的臭气攻击不是吃素的。

“你在威胁我的当事人吗?老头。”

老头瞬间怂了。

连忙摇头否认:“没有,没有,怎么敢,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没有宝物,我发誓。”

抬头凝望天空,天空黑压压一片。

轰隆!

打雷了。

老头头一缩,很害怕,老天爷,你不是我这边的人吗?

“赶紧说,你还有一分钟时间。”

方元六看看老头,又看看地面的陈凡。

锋利闪烁寒光的剪刀,可以瞬间切割他的宝贝。

伤不起。

宝物可以骗,可小弟弟不能丢。

“十。”

“九。”

可是老头会杀了我的。

说?

不说?

“八。”

“七。”

我不能继续背叛他。

第一次,我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