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b计划 (1/3)

意大利人好了伤疤忘了痛,在取得领先之后似乎就忘记了潜在的黑哨威胁,居然龟回自己禁区前打反击。?八一?中文网?w?w?w?.?8?1?zw.虽然他们的防守足够出色,但是韩国人的后防警报也就此解除,十分钟后,韩国队顺利地掌握了控球优势。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上半场进行到四十分钟的时候,双方控球率已接近七三开了。看台上的棒子以为压制住意大利队了,开始载歌载舞表达内心的兴奋。

希丁克却明白:意大利人看似被压缩在禁区内,实际上并没有给韩国人留下任何机会。他坐不住了,频频冲到场边大声指挥。

朴昌则恰恰相反,他见后防没了威胁,反而安下心来坐回替补席。

半场结束,意大利队满意地带着1:o的比分进入更衣室。

韩国的更衣室气氛就没那么轻松了,李云在从走进球员通道脑袋就没抬起来过、朴智星还在为自己射失点球懊恼不已、柳相铁和薛琦铉一帮人则在互相埋怨着彼此的跑位。

至于希丁克,他压根就不知道做什么好――朴昌又把翻译赶出更衣室了,没了翻译,希丁克就和聋哑人一样。

朴昌顾不上希丁克的感受,等人一到齐就开始训话:“你们踢得太软了。”他并没有显得特别生气:“这不是跳交谊舞,这是踢足球,是一场战争。”

作为队长的洪明甫有些不服气:“领队,我看过技术统计了,上半场我们铲球达到31次,比意大利人还多了1o次,这还是在我们掌握着球权的前提下,我们踢得并不软。”

柳相铁也显示出对“软”这个字的反感:“我们的跑动也比对方多了5公里……”

“你们都是什么智商啊?”朴昌不耐烦地挥舞着双手:“会跑就能赢球?那你怎么不从尔跑到莫斯科去?”

洪明甫和柳相铁立即闭上嘴不再说话。

“多动动脑子!”朴昌走到柳相铁身旁,揪着他的耳朵:“你是个中场球员,托蒂、皮耶罗,怎么能让他们那么活跃呢?”

柳相铁捂着耳朵不停地点头。

一转身,朴昌又走到薛琦铉身边:“你呢?你以为杵在禁区里就没你事了?赞布罗塔呢?你不知道他该休息了?”

薛琦铉有点为难地摸了摸头:“他的体力暂时还看不出有问题,估计他们的教练不会换下他的。”

“换你个后脑勺啊。”朴昌毫不客气地赏了他一巴掌:“谁说让教练换他,是你让他下去,是你!懂不懂!”

薛琦铉咧着嘴巴摸着后脑勺连声答应。

朴昌还没打算结束,继续转动眼睛搜寻下一个目标,罗维希开始有点担心他把枪口朝向自己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在环视了更衣室一圈后,朴昌不出意外地把目光落到了罗维希身上。

罗维希心内一个“咯噔”,寻思与其被朴昌责骂还不如先承认错误,说:“朴领队,上半场对面体力充沛才能守得这么紧,下半场我会制造更多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