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叛国贼 (1/3)

球场上的情况比通道里更疯狂,密密麻麻的红色在看台上像蛆虫一样不停蠕动着,四万多棒子已经快乐得濒临失控。?八??一中文?网?w?ww?.81.他们不遗余力地向莫雷诺献上飞吻,整齐地呼喊着“亚洲霸主,世界强国”。

大屏幕上捕捉到有数以百计的女球迷因为这个进球而激动得昏厥过去,而神智还算清醒的不是在啼哭就是在跪拜场上的球员,出格的甚至开始尝试在现场表演传宗接代――尽管这些人绝大部分一辈子看的比赛还没过十场。

只有意大利人还不死心,他们纷纷围着莫雷诺,告诉他最后那个点球并没有人犯规。

莫雷诺守住了自己的道德底线,他捂着心脏的位置信誓旦旦地表示那个球是一个毫无悬念的犯规,判罚的依据就是布冯在禁区内手球了,这一点在场的四万人都可以作证。

没有人注意到罗维希又出现在球场,更没有人注意到他手中多了一支屎拔子。就在莫雷诺一脸和蔼地向意大利队员解释足球规则时,还带着残留秽物的屎拔子“叭”一声封住了他的嘴。

几乎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震撼到了,一名威严的黑衣裁判在众目睽睽之下嘴上突然多了一支屎拔子,这在足球史上绝对是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

没等莫雷诺回过神来,罗维希又拔起屎拔子,照着他兜头盖脸就是一顿乱砸,嘴上喊着:“你是不是准备等加时再罚下托蒂?是不是准备吹托马西的进球越位?”(o2世界杯托蒂被吹假摔罚下,托马西的进球被吹成越位。)

可怜莫雷诺不知是被砸得头脑短路还是职业病所使,居然在乱棍敲打之下还顽强地向罗维希出示了一张红牌。

“我去,都什么时候了还给我亮红牌!”这一下如同火上浇油,罗维希抡圆了屎拔子照着莫雷诺高举着红牌的手臂猛敲下去。这一敲力量不小,直把屎拔子敲得断成两截,橡皮碗沿着跑道不停顿地向前滚去。

莫雷诺捂着手臂蹲在地上嗷嗷大叫,哭着喊着谁都听不懂的厄瓜多尔土话。

罗维希觉得好不爽快,抡着光秃秃的棍子正想再来一下,突然现围观的人群一阵骚动。回头一看,满头是血的朴昌正拎着裤子领着七八名全副武装的保安从球员通道里跑了出来,边跑边大喊着:“抓住他,抓住那个叛国贼!”

踢球踢出个叛国贼,这可是大新闻啊,未等保安们近身,一大帮东方西方的记者瞬间就把罗维希和朴昌围了起来。

一名翘着兰花指的棒子记者在确认直播镜头对着自己后,第一时间拿起话筒朝向了朴昌:“朴昌领队,我好像听到你说他是叛国贼,请问你为什么这样说呢?”

看着罗维希已经插翅难逃,朴昌捂着还在流血的脑袋接受了采访:“就是他,他是叛国贼,他用一个酒瓶子袭击了我,你看我头上现在还在流血。”

相比叛国贼,球员打领队这种新闻对实在是太不** 了,兰花指继续搜寻更劲爆的东西:“就算他袭击了你也和叛国贼没关系啊。”

朴昌说:“他不但袭击了我,还踢假球,他想帮意大利人淘汰我们韩国队!你没看到他下场之前还故意用手打进了一记乌龙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