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叛国贼 (2/3)

罗维希当场否认:“他在撒谎,我是拿酒瓶子砸了他,但是我没有帮意大利人。”兰花指立即把话筒挪到了罗维希面前,罗维希继续说:“我要是帮意大利人,会一开场就制造了一个点球?”

兰花指包括其他记者们都觉得这个解释非常合乎情理,话筒回到了朴昌面前。

朴昌的辩白略显苍白:“那点球根本就不是你制造的!”

“不是我难道是你制造的?禁区里跌倒的人是我,裁判吹被侵犯的也是我,你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制造点球的不是我?”罗维希得势不饶人。

朴昌平时在队里呼风唤雨无人敢顶嘴,现在被罗维希一顿抢白竟然有些应不上话,只是气急败坏地喊着:“狡辩!说谎!他在说谎!你们不要被他骗了,明明他就是叛国贼。”

罗维希说:“朴昌领队,你要是再说我是叛国贼我就要告你毁谤了。”

这时兰花指也一脸正义地说:“朴昌领队,我们韩国是个治的国家,你说他叛国就要拿出确凿的证据来。”

“证据?你以为我拿不出证据?你太年轻了!”朴昌不屑地朝罗维希冷笑着,把手掏向了怀里,在众多韩外记者面前亮出了那个视为珍宝的诺基亚手机:“看到了没,这就是证据!上面有他和外人联系的号码,只要按这号码回拨过去,你们马上就会知道谁是叛国贼了!”

原来这就是证据,罗维希差点没笑出声来。且不说高俅的来电是四个汉字,就算是一串号码,莫非朴昌就能打到2o15年的中国去?他突然很期待朴昌回拨后是什么情况。

几乎所有人都和罗维希一样想看看这个神秘号码的主人是什么人。为表示公正,朴昌把手机交到了兰花指的手中,说:“媒体朋友代表着客观和正义,这件事交给这位记者来做再合适不过了。”

兰花指受宠若惊地接过手机,在直播镜头前按下了回拨键。

嘟嘟嘟……一阵拨号音之后,电话居然打通了。

更让人惊奇的是,就在电话打通的同时,现场响起了一阵手机** 。

这个神秘的人居然就在现场!这样看来,只要找到是谁的这个人就是叛国贼的联系人。记者们包括球员教练开始像福尔摩斯一样一脸兴奋地搜寻这个响声的源头,

一番地毯式的搜寻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朴昌的身上――响声就是从他身上传出来的。

朴昌的脸色已经由刚才的洋洋得意变成了现在和死人一样难看,在几十双急于知道真相的眼睛注视下,他颤颤巍巍向裤兜里掏去,然后,又胆战心惊地从里面掏出了一部手机来,果然,响的正是他自己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