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章 更衣室文化 (1/3)

阿内尔卡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裤衩,正拿着条毛巾不停地擦那颗光溜溜的脑袋,看样子是刚刚淋浴完毕,难怪刚才一直找不到他了。八?一中文网ww?w?.81?z?w?.?

1999年的阿内尔卡才2o岁,比亨利还年轻两岁。他度快射术好,是当时阿森纳阵中最耀眼的一颗新星。

绝大多数的法国人在当时都认为,比起亨利,阿内尔卡的前途要更加光明,更具有杀手的本色。遗憾的是,他也和绝大多数人认为的黑人球星一样,有着极度怪异的性格。

他自幼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可是成名之后又让他的心理产生膨胀,激出深藏在他身上的黑人球员与生俱来的疯狂和张扬来,这两种相悖的性格加上他低下的情商,注定了职业生涯永远也不会是一片坦途。

维埃拉似乎有点不待见阿内尔卡,他的眼神并不友善。

反倒是亨利高兴地站起身来大叫:“嘿,尼古拉(阿内尔卡的名字),你去哪儿了?”亨利还年轻,海布里的更衣室让他感到相当拘谨,这时看到一个熟人显得很高兴。

“哦,是你啊。”阿内尔卡嘴角动了一下,似乎对亨利的到来有点无动于衷。

“是啊,我来伦敦办事,顺便过来打个招呼。”亨利说。

“哦,这样啊。”阿内尔卡又木讷地应了一声。

边上的希曼忍不住了,“噗――”一声又笑了出来,一口水不小心吐到了一名路过的年轻球员身上,那年轻队员装作没觉,低着头快步离开。希曼也不当回事,擦了擦下巴问亨利:“你们究竟认不认识啊,怎么他对你这么冷淡?”

亨利比较单纯,一时没去细想希曼的这句话,随口应道:“当然认识,我们在国家队认识的。”

希曼“嘿嘿”直笑:“国家队,那就难怪他这么冷淡了,是不是你抢了他的位置啊?”

“哪有。”亨利又露出那标志性的笑容:“说实话,大家都是国家队的新人,谁都有可能,谁都有可能替补。”

“那可不一定。”希曼摆出一副老资格的架势来:“以我多年的经验,如果两人在不同的俱乐部,那国家队的还有得一争。如果在同一家俱乐部的话,那么就不用争了,肯定是俱乐部踢主力的那个。”

亨利瞪大着眼睛,一时竟无言以对,阿内尔卡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不自觉地冷笑了一声。

罗维希此时就站在亨利、希曼和阿内尔卡三人形成的三角中心,他觉得希曼对小辈说话总有点挑衅的味道,而亨利和阿内尔卡两人却连一点还手的力量都没有。也许这就是英格兰人和法国人处事的不同所在吧,罗维希想。

不过他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看到了同为法国人的维埃拉站了起来,三下五除二脱下了外面的球裤一把砸向了希曼,嘴里还笑骂着:“你这老不死的乌鸦嘴,法国队的关你什么事了。”

希曼也不生气,一下躲到了亚当斯的身后,也笑着说:“你别乱丢裤子啊长先生,我这是给小辈打支预防针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