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章 你闯祸了 (1/3)

1999年社会上的手机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固定电话依然是最重要的通话工具,人们找人也更习惯于把电话打到他工作所在的地方。八一?中?文网w?w?w?.?8?1?zw?.?

罗维希听到有电话,明知这个电话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接听。他本想顺便把林大荣带走,无奈热情的维埃拉死活不肯放人,硬要领着林大荣去换衣服,罗维希无奈,只好在战术板上写下“等我回来”就匆匆去办公室接电话了。

幸好办公室不算难找,罗维希在兜了两个圈之后就找到了。推开办公室的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巨大的落地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下午六点零五分。

电话就在落地钟边上的办公桌上,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德比宣传海报,上面除了印着双方的头牌之外还写着宣传语:“下午三点正,见证伦敦德比”。

罗维希也没细想,正想接起电话,忽然不自觉地停了下来,他想到了一件很现实也很可怕的事:如果这场伦敦德比是英国时间下午三点正开踢,正常情况下在五点前比赛就结束了,现在时间是六点正,这么看来,比赛结束已经至少一小时了。

但是!但是那个该死的“阿内尔卡的怨念”任务却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限,也就是说,任务已经时很久了!而时的后果就是将会因为时空错乱而变成被替代者和自己的混合体。

想到要变成一个四十多岁大叔和自己的混合体,罗维希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他飞一般地冲到落地钟前,借着玻璃的反光细细端详着。

镜子里是一张沧桑的大叔脸,似乎还没生什么变化。其实罗维希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开始变化,是回家后还是在这里就开始变化,高俅可从来都没有说明过。

“这可如何是好。”罗维希在办公室里急得团团转:“要真有事的话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连老爸都要给搭上去了。”

就在罗维希急得六神无主的时候,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一个很奇怪的声音,声音不大,轻声细语的就像有人在说梦话一样。莫非这就是要变化之前的预兆?罗维希紧张得一下趴在了地板上。

声音时断时续时大时小,不过却变得越来越清晰,细听之下,那声音说的好像还是汉语。

罗维希趴在地板上听得浑身直冒鸡皮疙瘩,他真的感到害怕了:在1999年的海布里办公室听到有人说汉语,这根本就是灵异事件……难道我的身体真的在起变化了?

声音还是持续不断,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清晰,依稀都能听清说的是什么了。罗维希努力地分辩着,那神秘的话语中似乎是有个你字、有个界字、还有个化字……怎么这几个字听起来都不太像是好事……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大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一个清洁工提着一桶水走了进来。刺耳的开门声把全无心里准备的罗维希吓得一蹦三尺高,整个人像弹簧一样一下从地板上弹到了墙角去。

清洁工倒是没什么反应,作为一名著名足球俱乐部的清洁工,他见识过无数的个性球员个性教练,也见识过这些人各种千奇百怪的癖好,像这种趴在地板上乱跳的事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他尽职地继续着自己的工作:擦桌子。

“这些人啊,电话用完也不放好。”清洁工一眼就现了搁在办公桌上的电话听筒,他嘟囔着走过去拿起听筒准备放好,又皱起了眉头:“怎么电话那头还有声音,是谁的电话?”